这是描述信息

动力电池新战局:特斯拉对阵宁德时代?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36 

中国储能网讯:强敌新晋,内忧隐现,宁德时代最近颇为烦恼。

3月16日,宁德时代股价大跌9.87%,报收119.06元。

有媒体报道,此次宁德时代股价大跌,源于上周五的一份减持计划。公告显示,宁德时代股东招银叁号和招银动力计划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441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不超过2%)。上市以来,宁德时代首次遭遇股东减持。

令宁德时代更为头疼的是,越来越多的车企选择自建电池生产线,这意味着,宁德时代不仅面临客户流失的风险,还将出现新的对手。

3月9日,据外媒报道,沃尔沃在比利时根特的电动车工厂正式开始生产工作。据了解,这将是沃尔沃旗下第一家拥有专业电池组装生产线的工厂。

比沃尔沃提早布局电池业务的,是特斯拉。

据electrek网站报道,特斯拉正在美国弗里蒙特工厂建造一条电池生产线试点。与其在内华达州运营的电池工厂不同,特斯拉自行设计了电池生产设备。“希望在电池问题上掌握自己的命运”,特斯拉技术副总裁德鲁·巴格里诺如是坦言。

有分析师认为,在电池产能充足、满足自身所需之后,特斯拉将向其他车企开放供应电池产品。如果以电池制造商的身份重新审视特斯拉,这依旧是个值得警惕的强大对手。如今的合作伙伴松下、宁德时代与LG化学将不得不与之“化友为敌”,动力电池领域或将形成一个新战局。

电池商发起结盟运动

像特斯拉这样自建电池工厂的车企,并非少数。

通用汽车将在美国打造一个电池生产基地。 奔驰在欧洲、亚洲、北美洲拥有9家电池工厂。 比亚迪在国内拥有5家电池工厂,分别位于惠州、深圳、重庆、西安和青海。吉利在宁波和金华拥有两家电池工厂,其在荆州投建的电池工厂将于今年建成投产。

如果车企都能实现“电池自由”,电池企业将面临客户尽失的风险。因此,不少电池制造商未雨绸缪,提前发起了结盟运动。

瑞典电池企业Northvolt与大众汽车合资建立电池工厂。LG化学与通用汽车联合建立了新能源汽车电池合资企业之后,又与现代牵手。法国电池制造商Saft与标致雪铁龙集团(PSA)联合建立了两个汽车动力电池工厂。就连曾经与特斯拉并肩作战10年的松下,也另寻良伴。

2020年2月3日,松下宣布与丰田汽车牵手。双方将在两个月后成立一家合资电池公司,名为“泰星能源解决方案有限公司”。该公司由丰田占股51%,松下占股49%。在此次合作中,松下增加了新的电池包技术路线,将为丰田提供车载方形电池。

松下的一位高管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曾道出其中“玄机”,“松下正在力争构筑TTP体制。” TTP指的是特斯拉(Tesla)、丰田(Toyota)、松下(Panasonic)。

全球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更是早已通过与多家车企“联盟”,提前布置战局。

迄今为止,宁德时代已经分别与一汽、北汽、广汽、东风、上汽、长安六大国有车企达成合资建厂或者股权层面合作,联合研发、生产动力电池。此外,其还与吉利汽车旗下的浙江吉润合作成立了电池合资公司。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大约30家国内外车企与宁德时代“结盟”。

与车企联合生产电池的阵营中,宁德时代俨然已成为代表。

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同行纷纷抱紧宁德时代“大腿”,以降低电动车制造成本。特斯拉却另辟蹊径,一直在“密谋”自造电池。

动力电池是电动汽车的关键零部件,将这一环本土化、甚至自有化,将彻底避免因电池供应商缺货导致的停产风险,此外还将大幅降低电动汽车生产成本。正如特斯拉技术副总裁德鲁·巴格里诺所言,“希望在电池问题上掌握自己的命运。”

2019年2月,特斯拉宣布收购超级电容器制造商Maxwell的79%股权。据Maxwell介绍,其干电极技术能将电芯的能量密度提升至300Wh/kg以上,未来还有望进一步增加至500Wh/kg,如果将该技术应用于特斯拉车型的电池中,单次充电续航将轻易突破1000公里。Maxwell的技术还可以使电池能量密度以2-3年为周期提升15-25%,同时,电池成本将降低10%-15%。

将Maxwell纳入麾下,特斯拉持续发力电池技术研发。

据electrek报道,特斯拉电池研究工程师杰夫·达恩(Jeff Dahn)表示,团队测试的新型电池可以支撑特斯拉的电池寿命长达160万英里。相比之下,马斯克显得更为“谨慎”,他曾于2019年4月宣布,预计2020年将推出使用寿命超过100万英里的电池。测试显示,百万英里超级电池比现有电池寿命延长了至少2倍,电池寿命将不再成为电动汽车发展的瓶颈。

2019年6月,马斯克表示,为了获得足够的电池,公司可能会进入采矿业。随后,组建技术团队也被马斯克提上议程。

数月之后,特斯拉发布的招聘信息显示,其正在弗里蒙特建设一条新的电池生产线,需要寻找电池制造技术师、分析师和测试人员。

2020年2月,马斯克自产电池计划正式曝光。

在自建电池工厂的车企中,像特斯拉这样潜心钻研电池技术、有“野心”的其实并不多。一位汽车电子工程师向未来汽车日报表示,“比如奔驰建立的那些电池工厂,只是电池包组装工厂,并不生产电芯。”

与特斯拉相似的,是比亚迪。

特斯拉对战宁德时代?

事实上,仅向自家供应电池,可能并不划算。

比亚迪是新能源车企中为数不多的可以实现电池自产自销的厂商,电池销量曾称冠全国。然而,2017年,宁德时代异军突起,装机量超越比亚迪。

输给宁德时代的比亚迪,意识到自产自销模式对于电池业务来讲过于局限,开始考虑将电池业务独立。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公司计划上市旗下的电池事业群,以筹集资金加速发展。”换言之,比亚迪终于要向其他车企出售电池了。据了解,比亚迪已经为东风汽车与成都客车等车企供应动力电池。

在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上马斯克曾透露,要把电池的产能提升到“今天人们无法想象的疯狂水平”。这意味着,马斯克或许也有入局电池领域的野心。以特斯拉、比亚迪为代表的车企派,即将成为电池战局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未来,“电池供应商”特斯拉或许将站到宁德时代的对面。

并且,从官方透露的数据来看,特斯拉在电池方面的技术水平似乎还略胜一筹。

2019年,宁德时代三元电池能量密度最高达到182.44Wh/kg,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最大达到150.75Wh/kg,与Maxwell宣称的“电芯能量密度提升至300Wh/kg以上、轻易突破单次充电续航1000公里”的数据存在不小差距。

在动力电池领域,特斯拉即将首次出击。

兴业证券预计,特斯拉即将在4月20日举办的电池日上推出“无钴”电池,大概率为Maxwell生产的采用新型高镍正极+预锂化负极+干电池技术+超级电容的新型锂离子电池以及采用CTP技术的超级磷酸铁锂电池两款产品。

不过,也有汽车业内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特斯拉和宁德时代的竞争也许并不会发生,“特斯拉的初心是想卖出更多的车,而不是做电池供应商”。

天津中能锂业有限公司

公司总机:86-22-59832337,59832338,59832339
销售直线:86-22-59816838,59816832,59816829
传真:86-22-59816836    E-mail:cel@cellithium.com  
  公司地址: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西区新业九街100号

©Copyright ©2009 CEL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天津中能锂业有限公司  津ICP备19002247号